永平河之歌(三)

(一)小河历史

古老的大河创造人类的文明,流淌着历史的不同版本的故事。
无数的小河流,则分担着参与者的喜悦与荣耀,用自己独特的情怀
哼着轻快的曲调,穿越大山 奔出老林
而那悠悠永平河,何其有幸,见证了这段历史的传奇。
水流奔处,水草摇曳,精灵起舞,小镇,也从此刻起,开始演绎着本身历史的印记.

1800年曙光初现,廖内群岛的第一波滔天巨浪,抵达新加坡岛,然后排山倒海,越过柔佛海峡,冲击柔佛内陆,那是1840年前后。从那时起,柔佛几乎每条河流,都迎来了汹涌波涛,
那就是成千上万的移民队伍。。。
他们的目的相同,只有一个
寻找任何可以种植甘蜜的地方
开垦出继续活命的希望
于是,有河流穿越的流域
命运就赋予它改变自身命运的机会
而原本向西南方向奔流的彼格河,
却奇异地在十里腰带处朝东转身
化身为永平的保姆河
就此定格为一条历史河
然后呼啸而过 出海去了

这是纠缠永平六十年甘蜜历史的开端
历史的画卷留下太多太多的空白
我们添补这些历史的空白
希望眼前响起鼓励的掌声

掌声响起!空白渐渐填满,笑花终于绽开。

3-6-2022 端午节

(二)山河交响曲
十八世纪,是知识变成动力的时代
十九世纪,是知识变成武力的时代
而这一切 似乎命运注定 都发生在西方
于是 西方殖民的船只来了
于是 我们的地方 被命名为东南亚
于是 这里的山 这里的林
都变成新殖民主人的青睐之物
山林受压 动弹不得 ,却不想在沉默中死去
于是向河流申诉 河流自告奋勇
把山林的怨气 承载在汹涌碧波中
一路穿山越林 披星戴月
奔向大海 倾吐 倾吐
于是一首山河交响曲
就此在荒山野岭里诞生了

交响曲的第一乐章
是命运闷声的鼓
敲着低沉的节拍
催促着人们起早摸黑
砍伐 拾芭 焚烧
用生命 汗水和鲜血
在柔佛州许多河流的两岸
开辟出飘起希望旗帜的码头
潮州人叫它做港脚 这一呼叫
叫醒了沉睡的山河
于是鼓声转急 更急 越急
甘蜜的历史篇章就此横空出现
随着港脚的岁月流逝
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印记
其中一个便是永平港
模糊的时间线上
这大约是一八六零年的前后

15-6-2022